首頁 熱點 深圳

任正非正面回應孟晚舟事件!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接受采訪:要做全世界最好的網絡

華為公司創始人兼CEO任正非昨日在華為深圳總部接受深圳商報等國內媒體采訪,這也是近一年來,任正非第二次接受深圳商報記者的采訪。在采訪中,任正非就外界關注的基礎研究、網絡安全、5G等熱點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任正非在采訪中透露,華為近期遇到的困難對公司影響不會很大,華為未來將持續加大基礎研究投入,并在未來五年大量投入研發費用,做全世界最好的網絡。預計五年以后,年銷售收入可能比今年多一倍多。任正非日前向外媒表示,2019年全年營收目標為1250億美元,這也意味著華為五年后銷售收入將超過2500億美元。

?談當下現狀:“有影響,但影響不會很大”

記者:華為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難,對公司的影響有多大?

任正非:今天可能要碰到的問題,十多年前就有預計,我們已經準備了十幾年,不是完全倉促、沒有準備的來應對這個局面。這些困難對我們會有影響,但影響不會很大。因為我們有信心,我們的產品做得比別人都好,讓別人不想買都不行。我舉一個例子:全世界能做5G的廠家很少,華為做得最好;全世界能做微波的廠家也不多,華為做到最先進。能夠把5G基站和最先進的微波技術結合起來成為一個基站的,世界上只有一家公司能做到,就是華為。將來我們5G基站和微波是融為一體的,基站不需要光纖就可以用微波超寬帶回傳。我們在技術上的突破,也為我們的市場創造了更多機會,帶來更多生存支點。所以,我們沒有像外界想象中的那么擔憂。不會出現重大問題。

記者:您之前說2019年是很艱難的一年,華為有哪些應對措施?

任正非:這個世界很大,還有好多地方我們可做5G,我們暫時還做不了那么多。少數地方的拒絕不能代表我們在大多數地方被拒絕。

記者:怎么看5G未來的發展?

任正非:5G作用實際上被夸大了,華為的成就也被更多人夸大了。人們現在的需要就是寬帶,而5G的主要內容不是寬帶。5G有非常非常多的內涵,這些內涵的發生還需要更多需求的到來,還需要漫長的時期。不要把5G想象成海浪一樣,浪潮來了,財富來了,趕快撈,撈不到就錯過了,5G的發展一定是緩慢的。

我們的4G沒有用好,因為網絡結構性的問題沒有解決,5G用上來和4G差不多。就好比我嘴巴很大,但是喉嚨很小,我吃一大塊肉還是一口吞不進去。因此,不是5G的基站是萬能的,大家別那么著急。5G接下來估計還要進入毫米波,毫米波就是只要你多加一倍的錢,帶寬可以加一百倍,就是一秒鐘你可以下載幾十部高清視頻,這個我們已經在實驗室里面都能完全做出來。

?談基礎研究:無人區的探索就是降低時延

記者:如果您來評價華為目前的基礎研究,華為處于什么樣的技術水平?

任正非:總體來說,我們對自己的基礎研究評價還不夠滿意。這30年,其實我們真正的突破是數學,但是在物理學、化學、神經學、腦學……其他學科上,我們才剛剛起步,還是落后的,未來的電子科學是融合這些科學的,還沒有多少人愿意投奔我們。所以,我們在科學構建未來信息社會的結構過程中,還是不夠的。

如果公司不做基礎研究,我們就不能領導或領先這個時代,我們就不能賺超額的錢,我們就不可能有超額的投資,就變成一個代工廠了。我們為什么能胸有成竹一路領先?在電子、光子、量子這三者之中,華為有兩者是走在人類社會前面的,而量子計算是跟在后面的。所以開展基礎研究,才可能有超額利潤,才有錢做戰略投入,才能領導社會前進。外面的科學家歡迎我們,因為我們就是把他們當作燈塔,我們不侵犯他們的任何利益。

在技術研究上,我們有一個說法叫做“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就是把錢投出去,探索人類未來。我們支持給大學教授做基礎研究,他就像一個燈塔一樣,既可以照亮我們,也照亮別人。但是我們理解比別人快,所以做出的東西比別人快,僅此而已。我們自己在編的15000多名基礎研究的科學家和專家是把金錢變成知識,我們還有60000多名應用型人才是開發產品,把知識變成金錢。我們對外面科學家的探索,就是給予適當的支持。

記者:您幾年前提到華為已進入“無人區”,現在還是這么想嗎?

任正非:關于“無人區”,當時最主要的是講“時延”問題,比如現在無人駕駛等都是時延問題?,F在真正無人區的探索就是降低時延。時代發展進入飽和曲線階段,我們剛好在這個曲線的平頂上,新公司很容易追上我們。這就是我們認為未來的風險。應對未來的挑戰,我們都在找路,但如果慢慢找來找去找不到,追兵也很快到了。

記者:您多次呼吁重視基礎教育,您覺得華為為此能做什么?

任正非:這個時代對一個國家來說,重心是要發展教育,主要是基礎教育,特別是農村的基礎教育。沒有良好的基礎教育,就難有作為的基礎研究。在這個重要的歷史轉折時期,華為只能把自己管好,不能去管別人,所以我們就大量投入資金往前沖。今天大家看到華為有很多成功,其實成功很重要的一點是外國科學家,我們至少有700名數學家、800多名物理學家、120多名化學家、六七千名基礎研究的專家、6萬多名各種高級工程師和工程師……形成這種組合在前進。因此,我們國家要和西方競技,唯有踏踏實實用五六十年或者百年時間振興教育。

華為有什么?一無所有!華為既沒有背景,也沒有資源,除了人的腦袋之外,一無所有。我們就是把一批中國人和一些外國人的腦袋集合起來,達到了今天的成就,就證明教育是偉大的。

?談自主創新:沒有原創何來未來的“高通”

記者:您怎么理解自主創新對中國公司的意義?

任正非:科學技術是人類共同財富,我們一定要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前進,這樣才能縮短我們進入世界領先的進程。自主創新若是精神層面我是支持的。也就是說,別人已經創新,我們要尊重別人的知識產權,得到別人的許可,付錢就行。如果我們重做一遍,做完一遍,也要得到許可。但不要說人家已經做好了,我非要重復做一下才證明自己是光榮偉大的。在尖端的未知上應更多地強調自主創新。

記者:西方對包括華為在內的中國企業最常見的指責就是盜竊知識產權,您怎么看?

任正非:我不能代表中國企業,只能代表華為。華為在美國經歷了幾場大官司,都獲得良好的結果。華為現在87805項專利中,其中有11152項核心專利是在美國授權的,我們的技術專利對美國的信息社會是有價值的。我們已經和很多西方公司達成了專利交叉許可。華為不能代表別的企業,但是我們自己是絕對尊重他人知識產權的。

記者:為什么中國沒有產生像高通那樣通過知識產權授權模式進行發展的企業?

任正非:如果我們把知識產權當成物權,可能國家的科技創新發展會更加好一點。沒有原創發明,哪有未來的“高通”呢?我們應該認識到,知識產權保護是有利于國家長遠發展的,而不是西方拿來卡我們的借口。因此,我們國家首先要不支持假貨、不支持山寨,而是要支持原創、保護原創。有可能今天經濟發展速度會慢一些,但質量就會更好一些,就會出現越來越有競爭力的公司。

?重構網絡:要做全世界最好的網絡

記者:西方一些國家政府對華為有網絡安全方面的指責,華為如何消除這些國家的擔憂?

任正非:華為30年來在170多個國家、為30多億人提供了網絡服務,有良好的安全記錄。但是我們還需要不斷進步。我們現在要重構軟件架構體系,朝著“網絡架構極簡、網絡交易模式極簡、網絡極安全、隱私保護遵從GDPR”這四個目標的要求。未來時代是云時代,到處都是缺口,誰把網絡安全做好了,客戶就會買他的。我們把網絡安全提升到這樣的高度來認識,是因為我們面臨未來要支撐云時代。不是今年,是永遠的。我們在未來五年大量投入研發費用,做全世界最好的網絡。五年以后,年銷售收入可能比今年多一倍多。

記者:未來五年,華為將投入1000億美元用于重構網絡,能不能具體談一下?

任正非:我們所說的計劃就是要把網絡做到極簡,把網絡交易模式做到極簡,把網絡做到極安全,隱私保護遵從歐洲GDPR標準。達到這四個點,我們就依然會有增長。

記者:華為是世界上幾乎唯一做B2B業務成功,做消費者B2C業務也非常成功的企業,你們是怎么做到的?

任正非:我們把做網絡的技術能力也應用到了手機業務。比如,手機的圖像系統很好,就是來自我們網絡的圖像系統對數學的研究。下一步,我們網絡連接業務會更成功,會是全世界最好、最智能化的連接,這些領域其實都是相關的。

?談百年老店:華為永遠不會“跨界”

記者:怎么看做百年老店?

任正非:做百年老店是非常困難的,最主要的是要祛除惰怠。如何能夠祛除惰怠,對我們來說是挑戰。所以我們強調自我批判,就是通過自我批判來逐漸祛除自我惰怠,但我認為并不容易,革自己的命比革別人的命要難得多。

記者:華為有沒有跨界的想法?

任正非:華為公司幾百人的時候,對準一個“城墻口”沖鋒,現在幾千人、幾萬人、十幾萬人沖鋒還是對著同一個“城墻口”,并沒有變,而且我們每年對一個“城墻口”的炮擊量已經超過150億-200億美元,這還僅僅是研發費用,其他部門也在沖鋒,加起來大大超過這個量了。我們只有集中在一個點上突破,才能在人類社會中立足。

其實我們做的就是“管道”,給信息流提供一種機會??缃邕@個問題,我們是永遠都是不會做的。前天西方記者也問我“你們會不會造汽車”,我說,我們永遠不會造汽車。我們是做車聯網的模塊,汽車中的電子部分——邊緣計算是我們做的,我們可能會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

?談女兒被扣留:會通過法律程序來解決

記者:您第一次聽說女兒被加拿大扣留的時候是在什么場合?您現在與她溝通渠道順暢嗎?現在情況如何?

任正非:孟晚舟和我本來是去阿根廷開同一個會議,而且她還是會議的主要主持者。她是在加拿大轉機,不幸就被扣留了。我晚她兩天才出發的,是從另外的地方轉機的。我們會通過法律程序來解決這件事情。作為孟晚舟的父親,首先感謝中國政府維護孟晚舟作為中國公民的權益,為她提供了領事保護。我也感謝社會各界人士對孟晚舟所表達的支持、關心和關注。我與女兒現在就是打打電話,電話上也僅僅是講講笑話,晚舟也很堅強。

美國發出不同聲音的可能也是少量政客,他不能代表美國人民,也不能代表美國工業界、美國企業、美國科技界。美國的工業界和企業界還是堅定不移支持我們,堅定不移加強與我們合作。所以,少數政客的聲音是會有很大的噪音,但是起到多大作用,最終還是要看結果。

【記者手記】

創新和研發成就今天的華為

這是75歲的任正非今年第二次面對媒體了。

昨日的采訪在華為深圳坂田總部J5舉行,去年任正非為5G極化碼發現者、土耳其埃爾達爾·阿里坎教授頒發特別獎項也是選在此處。“你們有什么問題盡管問”,任正非走進采訪室,還未落座便這樣說道。在采訪中,任正非對于提問不但來者不拒,還鼓勵記者多多發言,原定1個小時的采訪硬是往后延長了40多分鐘。

過去的2018年對于華為來說極不平靜,2018年年底的孟晚舟事件,加之外媒不斷曝出海外國家禁用華為5G設備、技術的消息,令業界對華為倍加關注。去年年底至今,包括華為董事長梁華博士、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已舉行過兩場媒體圓桌,任正非在此前也接受了一批外媒的采訪,這對華為來說很少見。但任正非說,我們沒有像外界那樣擔心,這次出來見媒體,是要給外界信心。

如果說此前華為高管們跟媒體交流的話題集中在業績、5G、美國問題等方面。而這次采訪中,涉及的話題更廣,但在談及基礎研究、基礎教育的話題時,任正非顯得格外專注。事實上,在采訪當天早上,任正非特意叮囑公關部門將一段長約10來分鐘的視頻發給記者看看,在這部由他親自指導完成的視頻中出現的都是科學家的身影,沒有一處提到華為,視頻解說辭里開篇便說:“長期重視基礎研究,才有工業的強大,只有長期重視基礎教育,才有科技和產業振興的人才土壤”。記者留意到,這段視頻在J5的大廳里循環播放。

被記者問到華為目前基礎研究的發展水平,任正非很直接地說“總體不夠滿意”。2017年數據顯示,過去十年華為累計研發投入近4000億元人民幣,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但華為還對外稱,未來還將加大基礎研究投入,每年150億~200億美元的研發費用中,20%~30%將用于基礎研究。任正非在昨日的采訪中提到,華為今年將單獨拿出36.8億美元用于“戰略預算”,這筆錢不計入研發投入,主要會給高校和研究機構支持他們的研究,“一個公司不做基礎研究,就會變成一個代工廠”,他說。

在昨日的采訪前,讀創/深圳商報記者已走訪了包括華為內部的4個實驗室,位于松山湖的南方工廠和總部財經作戰室。正如任正非所說,“一沒背景,二沒資源”的華為,正是集中了這一批批優秀的人才,持續不斷投入創新和研發,才可以取得華為現在的成功。

任正非昨日有一句話令記者印象深刻,他說,一直以來,華為除了困難還是困難。然而就像哲學家西塞羅的那句名言——“困難越大,榮耀也越大”。任何艱難困苦,休想阻擋華為前進的步伐。(記者陳姝)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深圳市龍崗區紀委(監察局) 深圳市龍崗區委宣傳部 深圳市龍崗區新聞中心 聯合主辦
高博亚洲